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净土杂志
净土杂志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,804,357
  • 关注人气:2,448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《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》讲记之十一

(2019-08-22 05:00:00)
《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》讲记之十一《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》讲记之十一

《净土》2019年第1??? /释德亮

(接上期)

各位法师、各位同学:

下面再讨论对境。

若人怀畜生胎,堕此胎者,犯小可悔罪。若畜生怀人胎者,堕此胎死者,犯不可悔。

又一种对境,实际上是以杀什么为准。虽然你是人,但是你怀的是畜生的胎,你堕这个胎,杀的是畜生,按畜生来算,小可悔罪。如果畜生怀的是人胎,你堕此胎,杀的是人,还是犯不可悔罪。

下面再从能杀的角度进行分别。

若居士作杀人方便,居士先死,后若有死者,是罪犯可悔。

(笺:当未死前,仅犯方便罪;当其死时,戒体随尽,故后有死者,彼则不犯破戒重罪也。)

若居士作杀人方便,居士先死,后若有死者,是罪犯可悔。就是说这个居士作杀人方便,把这个人给砍了一刀,被杀的人还没死,这个居士先死了。种种因缘都有可能,不管什么原因死的,被杀的人还没死,居士自己先死了,之后被杀的人也死了,这个罪是犯可悔罪。虽然人是你杀的,但是你自己先死了,按道理来说就犯不可悔罪,为什么还犯可悔罪?就是因为这个居士自己先死了。在五戒、八戒、十戒、具足戒这些戒法里面,我们的戒体都是尽形寿的,尽形寿的戒体,就是说我们的生命一失去,戒体随之就没了。我们自己先死了,那我们的戒体就没了。我们死之前,人家还没死,我们犯可悔罪。如果我们死之前人家已经死了,那我们就犯重罪了。我们已经死了,我们自己戒体已经没了,他虽然死了,但是我们没戒体可犯。所以说只是有戒体的时候,犯了一个杀的方便而已,所以还是方便罪。这是进行一种分别。

下面再看一种有想的分别。

若居士欲杀父母,心生疑:“是父母非耶?”若定知是父母,杀者,是逆罪,不可悔。

(笺:此亦须六句分别。父母,父母想、父母疑,二句是逆。父母,非父母想,及非父母三句,皆犯不可悔,非逆。)

“非父母三句”即如下三种情况:非父母作非父母想,非父母作非父母疑,非父母作父母想。若居士欲杀父母,心生疑:是父母非耶?是不是父母?若定知是父母,杀者,是逆罪,不可悔。也就是居士他想杀父母,心生疑惑:是不是父母?最后他心里想着,这一定是父母。如果是父母,而作父母想,确定,那就是犯逆罪。如果是父母,作父母疑,也是犯逆罪。想和疑都是一样的。这里面有六句分别,父母,父母想,父母疑,二句是犯逆罪的。父母呢,如果作非父母想,这是一句,乃至非父母作非父母想,乃至非父母作非父母疑,乃至非父母作父母想,这一共是四句,皆犯不可悔,非逆罪。

那么这里面就要进行一个分辨了。前面我们讲了父母和非父母之间,当然非父母是指其他的人,不是指非人。也就是你杀父母的时候,你不知道这是自己的父母,以为是别人。或者你想杀别人,实际上杀的是父母。总之是在人之间进行选择,都是人。那么开始的时候说了,你想杀父母,结果你杀的是非父母,在父母方面没杀成,结方便罪。虽然你杀的是非父母,但是你对非父母没有杀心,没罪,你应该结的是方便罪。上面也说结的是方便罪,到这儿又说不是方便罪,犯的是不可悔罪,变成不可悔了,那这个怎么解释?前后意思不同,好像有矛盾。

那么我们可以这样来看,这有两种分别。比如说前面你想杀父母,怎么杀?想杀父母,父母一会儿来了肯定要喝水,你在水里下完毒药就走了。结果一会来的时候是谁喝的呢?你的朋友来了,把这个毒药给喝了,这时候你对父母而言,你想杀父母没杀成,你犯的是方便罪。你对其他人是一点杀心都没有,你根本都没想杀你的朋友,以及任何其他人,你都没想杀。所以这个属于前面那种说法,犯方便罪,可悔罪。那么下面这种说法,你想杀父母,没杀成父母,杀的是非父母,也犯不可悔罪,怎么说呢?就像我们拿刀子去杀人,看着那人背对着你的脸,然后你看这是我的父母,实际上可能不是你的父母,反正你知道肯定是人。这人你是想定了,穿着打扮看着像你父母一样,你就一刀扎下去了,扎下去之后一看,不是父母。虽然不是父母,但你起码知道杀的是人,你也作人想,那就犯重罪,就结不可悔罪了。前面呢,你只有前面的杀心,没有现前的当下的杀心。你下毒药的时候,你对其他的人是一点杀心也没有的,只有对你的父母有杀心。而后面呢,你对人是有杀心的。你虽然对其他的人没杀心,但是你杀的时候你明知是人你还杀。也就是从这儿来进行分别,就能够会通一下。那么《南山律》里也这样说:如果王作张想,就是你想杀姓张的,实际上你把姓王的给杀了,杀的都是人嘛,这样同样都是犯重罪。虽然境和心不同,但是都是犯重罪,因为你标心都是人。你当下标心都是很清楚很明了,你杀的都是人。如果你就是做了陷阱而已,想杀老张,结果老张没掉下去,老王掉下去了,你这还是一个方便罪了,有前杀心,没有后杀心。

若居士生疑,是人、非人?若心定知是人,杀者,犯不可悔。

【笺】亦应六句分别,二不可悔,四可悔,如前所明。

(前论非父母,父母想犯可悔,今说不可悔者何?盖前论方便杀,正杀时,无通别人之心;今杀者,乃对面杀,正杀时,明知是人而杀之,虽无别杀之心,而有杀人之想也,故前是方便,后是正罪也。)

若居士生疑,是人、非人?这是生疑,如果定知是人,人作人想人疑,是犯不可悔罪。这比较清晰,比较容易明白。

那么再进行一下分辨,实际上仔细分辨,越分辨越微细。

关于举报,以举报而杀。

若人捉贼,欲将杀,贼得走去,若以官力,若聚落力,追逐是贼。若居士逆道来,追者问居士言:“汝见贼不?”是居士先于贼有恶心瞋恨,语言:“我见在是处。”以是因缘,令贼失命者,犯不可悔。

若人将众多贼欲杀,是贼得走去,若以官力,若聚落力,追逐。是居士逆道来,追者问居士言:“汝见贼不?”是贼中,或有一人是居士所瞋者,言:“我见在是处。”若杀非所瞋者,是罪可悔(笺:仍于所瞋者得方便罪),余如上说(笺:若杀所瞋者,是罪不可悔也)

文意比较清晰明了。就是人们抓贼,想把这个贼给杀掉。后来贼跑了,跑了之后呢,大家或者用官府的力量,或者聚落大家共同的力量,去追这个贼,贼在前面跑。后来有个居士从道路那边走过来,看到这个贼了。后来追兵就问这个居士,有没有看到那个贼啊?居士开始就对那个贼心里没有好感,本来就是结了怨了,就说我看到了,藏到那个柴火垛后面呢。以这个因缘,人家就把贼抓到了,就把贼给杀了。所以这个居士就犯了不可悔罪,犯了重罪。这是一种情况。

还有另外一种情况。也是抓贼,但是贼很多。追兵问这个居士有没有看到贼?这个居士对贼里面的一个人比较讨厌,比较瞋恨他,就告诉追兵,我见贼在柴火垛后面呢。结果追兵就把贼抓住了。如果把这个居士心里所瞋恨的那个人给杀了,居士就犯不可悔罪。如果杀的不是他瞋恨的那个人,他没想杀别人,一点杀心没有,结果把别人给杀了,是罪可悔,因为他没想杀他们,只是想杀那个他所憎恨的人。如果杀的正好是他所瞋恨的人,那么罪就不可悔了。

那么进行这两种分别以后,我们再进行一些思惟。比如举报这种情况,如果你以瞋心举报,你有冤家对头,你肯定就是犯重罪的。如果你有贪心,举报之后有钱赚,举报以后有奖赏,贪财,那肯定也是一样的,贪瞋一样,都是重罪。如果说是正心或者没心,没心也好说一些。正心,抓贼,是好事情,维护国家法律嘛,好事情,应该是没事。那么我们再看《南山律》中有这么一段表述,大家可以思惟一下。

又如比丘被官刑戮,脍子因相从人,索手巾绢帛,以作笼头绞绳等。亦有无知五众,与者即名杀具,命终结重。

又如比丘被官刑戮,有一个比丘犯了王法,官府要把这个比丘给杀掉。那么刽子手因相从人,索手巾绢帛。这个刽子手就跟别人去索要什么呢?索要一些手巾绢帛呀这些东西,作什么用呢?作为笼头绞绳用等,杀人的时候作笼头绞绳用,只是一些辅助杀的工具而已。这时候就有五众,出家乃至在家优婆塞优婆夷五众等,因为无知就给了,即名杀具,这就是杀具,命终结重。你由于无知就给他手巾绢帛了,给了之后呢这就是杀具,如果这个比丘被杀了,你就结重罪。我们从这都可以看出来:第一,你给的只是一些辅助的杀生工具,你都是结重罪。第二,从你的心里来想,你想反正比丘被杀,人家刽子手向我要个手巾好像也没什么,好像是正事,人家执行公务也是正事,你跟我要我就给吧。好像他的心还是有一份正义心在里面,也是有正心在里面,好像应该是不得罪,但是一样是得重罪。

再来看几种相关的情况。

一、举报贼所,犯杀,可知,政府通缉罪犯,莫辄举之。

所以说我们就可以根据这个案例,根据这种看法,就可以这样说。如果你举报贼在哪里,那肯定就是犯杀。如果是政府通缉罪犯,不要轻易地去举报。政府通缉罪犯,某某罪犯怎么样怎么样,什么形象,贴出公告来了。谁要举报的话就得赏钱多少多少,不要轻易去举报这个事情,各有各的因果。

二、证人入罪与此同科,或律师辩护,或证人证明,众生因此而死,则犯。

那么同样再反过来说类似情况,就是证人入罪。你是律师,通过你的辩护,别人就被弄到大牢里面,就被杀了,你就犯杀戒。这是辩护,要注意这个问题。或者你是证人,你就证明就是某某杀的人,就是某某下的毒,因为你的证明词使别人入狱,最后被杀了,你也犯杀戒。所以说证人入罪本身,在善法里边也是不允许的。

三、总之,于杀生的链条上,随作其一,皆沾杀业之分。若是直接导致杀生,且明知其事,则杀罪难免;若是间接为杀提供次第方便,本无杀心,虽非正杀,亦是恶律仪,亦得等流之罪,如养猪羊,养猫狗,运输猪羊,卖肉,吃肉,卖刀具等。

总之,在杀生的链条上,你只要做了任何一个环节,沾上任何一个环节,你都是杀业难免。你明明知道杀生,你说我没有杀心,你只要知道在杀生,你只要在里面做任何一份努力,哪怕是一份小小的努力,都是有杀生的罪业在里面,杀罪难免。如果是间接的,我只是为杀生提供一些次第方便,我没有杀心,我不是直接去杀,虽然不是正杀,但也是恶律仪。比如说养猪、养羊、养鸡,实际上你养这些东西目的还是为了卖出去。虽然你不是直接杀心,但是你卖出去不还是让人家杀生吃肉吗?你也是这个目的嘛!所以说虽然你不是直接在杀生,但是间接在杀生,也属于恶律仪。卖肉、卖刀具、吃肉都是属于恶律仪,罪轻一些。只不过不是直接杀生的重罪,罪轻一些。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 ????(待续)《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》讲记之十一
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??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